位置:首页 > 综合新闻 >

战争之殇!有部纪录片讲这些西方人不过圣诞节

作者: | 发布时间:2018-12-27 00

.



新京报讯 (记者 滕朝)12月25日,是西方人最重要的节日——圣诞节,但是并非所有西方人这个节日都是快乐的。


《里斯本丸沉没》预告片。



“圣诞节对父亲来说不是一个好过的日子,因为那会让他重温当年的遭遇。”圣诞颂歌响彻于街头巷尾的日子里,一群英国人却镜头前安静地向中国观众讲述他们不过圣诞节的原因。这些英国人正是由方励担任监制与制片人、范铭担任导演的纪录片电影《里斯本丸沉没》的主人公。这部聚焦二战沉船“里斯本丸”亲历者故事的纪录片电影还摄制过程中,但已国内外引起多方关注,日前摄制组发布的这条视频给节日气氛平添一抹忧伤,让不少影迷心酸落泪。

这群英国人为什么不过圣诞节?故事要从77年前讲起。1941年冬天,二战的战火远东烧得正旺,日军制定攻占香港的计划,几千英国士兵为了保护殖民地,与日军鏖战数月,最终那一年的圣诞节投降。这些平均年龄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一夜之间变成了战俘,开始了食不果腹、疾病缠身、性命难保的俘虏岁月。


“里斯本丸”沉船图。


1942年9月底,他们中的1800多人被日军送上“里斯本丸”号商船,船从香港前往日本的途中被美军的鱼雷击中。日军从船上撤走了自己的战士,却把所有英国战俘用木条和帆布钉死三个船舱里。“里斯本丸”的沉没过程经历了将近25小时,最后一刻英军战俘奋力挣脱逃出船舱,附近的中国舟山渔民从水中拯救了384人。看到中国渔民的入场,日本海军也开始打捞幸存者。但最终仍有828人死于这场悲剧,他们或随船沉没,或逃生后溺亡,或漂浮海上时被日军开枪射杀。


图左—右:Fred Johnson,William Barlow,William McComick。



William Benningfield是这场惨案的亲历者之一。他今年98岁,住加拿大魁北克北部山区的小镇。方励和范铭带领的摄制组今年十月与他见面,当时他刚刚和妻子庆祝了七十周年结婚纪念日。看到他今天儿孙满堂,方励感叹:“如果没有发生76年前的那桩惨案,今天的世界上可能就多了828个欢乐的大家庭。”聊起Benningfield不过圣诞节的经历,他的大儿子说道:“圣诞节时父亲总是很难过,因为那是他们投降的日子,每到圣诞节他要么就是静静地坐着,要么就是不断喝酒把自己灌醉。”Benningfield上船时只有22岁,船沉时,他被关押的二号船舱有人黑暗中摸出一把屠刀,战俘们用这把刀割开了封舱的帆布和木条,破舱逃生。Benningfield就是最早几个逃出的人,也是被中国渔民救起的384人之一。“我还记得那个渔民给了我半块萝卜吃,那是我一生中吃到最美味的食物。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我们,日本人有可能因此摧毁他们的整个村庄。他们是真正的英雄。”Benningfield说。


“里斯本丸”素描。


和Benningfield一样不过圣诞节的还有Dorothy Wilkinson一家,她父亲Fred Johnson登上“里斯本丸”时已经53岁,母亲家收到有父亲消息的电报,还以为父亲要回家过圣诞节了,没想到电报上写的却是父亲失踪、很可能死亡的消息。同样因“里斯本丸”而失去父亲的Julie Boyd终身沉浸年幼丧父的痛苦中,父亲William Barlow1940年圣诞节寄给她的一本祈祷书,成了她一生都珍藏的礼物。Sheila Stone的父亲William McComick虽然从“里斯本丸”上幸存,但他总被噩梦折磨,常常睡梦中尖叫,一生都活战争的阴影里……他们的故事从未被记起,但不该被遗忘。


制片人方励接受BBC采访。


这部纪录电影今年4月正式开拍,但这之前,方励已被此事魂牵梦萦五年。作为金牌电影制片人的方励经手过无数票房口碑双赢的佳作,《苹果》《观音山》等作品更是拿遍国际知名电影节大奖。“里斯本丸”沉船的故事,就是方励五年前拍摄韩寒导演处女作《后会无期》时,从东极岛渔民口中得知的。

“我难以想象脚下这片海域竟埋葬着这么多年轻的生命,他们当时和我儿子差不多同样年龄,他们曾是别人的儿子、兄弟、父亲……可他们就死我们家门口,我忘不掉,我过不去。”当初的一个执念,如今化作方励对1800多战俘家庭的承诺。身为海洋科学家和地球物理专家的方励,不仅全球独家定位了这艘沉船的位置,更希望挖掘沉船的真相。船是怎么沉的?为什么会沉?船沉的25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今年7月,方励自掏腰包英国三大主流媒体上打整版广告寻找战俘亲属,目前已有超过300个家庭与方励的团队取得了联系。这群被遗忘了76年的年轻生命,将会随着这部纪录电影拍摄的进行而被更多人铭记。


剧组舟山海域对里斯本丸海底残骸的声呐定位。


导演范铭曾任央视《看见》栏目主编,也是国内资深调查性纪录片导演。她说:“这是一个‘泰坦尼克+敦刻尔克’的故事,船被鱼雷击中直至沉没的25个小时里,美国人、日本人、英国人、中国人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里斯本丸船难’是一个将战争中的悲剧性与荒诞性集中一个封闭空间的可怕的人性实验场。对这个鲜为人知的历史事件的调查和挖掘中,有太多丰富的层面,能看到国家间的利益与斗争、不同族群间的暴行与善念,人类求生的绝望恐惧与英雄主义,以及现代人对战争的反思,和对待战争遗骸态度的文化冲突。


《里斯本丸沉没》圣诞海报。


摄制组由方励,范铭,助理导演龚莉,退伍英军上校Brian Finch,英国历史学家Tony Bahnam,摄影师金与心、徐井泽和剪辑师袁泽、王雨夜,剪辑助理闻晓聪组成。这个十人团队远渡重洋,多次前往英国、加拿大、日本、法国等地进行调查寻访。《里斯本丸沉没》预计将于2020年年初上映,这个“东方敦刻尔克”的故事,不仅是对生命的纪念,更是对和平的呼唤。


新京报记者 滕朝 编辑 黄嘉龄 校对 柳宝庆